最高院刑四庭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解讀

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負責人解讀《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督忉尅穼π谭ㄒ幎ǖ奶摷僭V訟犯罪行為是如何界定的?對虛假訴訟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又是如何規定的?又如何確定虛假訴訟刑事案件的地域管轄?對于社會關注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負責人一一作了回應。

《解釋》對刑法規定的虛假訴訟犯罪行為是如何界定的?

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負責人介紹,如何界定刑法規定的虛假訴訟犯罪行為,即如何理解刑法規定的虛假訴訟罪的罪狀“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是《解釋》需要重點解決的問題之一?!督忉尅访鞔_,單方或者與他人惡意串通,采取偽造證據、虛假陳述等手段,捏造民事法律關系,虛構民事糾紛,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屬于刑法規定的虛假訴訟犯罪行為。對此,實踐中需要注意把握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虛假訴訟犯罪僅限于“無中生有型”行為,即憑空捏造根本不存在的民事法律關系和因該民事法律關系產生民事糾紛的情形。如果存在真實的民事法律關系,行為人采取偽造證據等手段篡改案件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不能認定為虛假訴訟罪,構成犯罪的,可以以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或者妨害作證罪等罪名追究其刑事責任。捏造事實即可以是積極行為,也可以是特定形式的消極行為。行為人隱瞞他人已經全部清償債務的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對方履行債務的,也可以構成虛假訴訟罪。

第二,虛假訴訟犯罪行為的具體實施方式可以表現為“單方欺詐型”和“惡意串通型”。刑法中的虛假訴訟犯罪行為與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二條、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的虛假訴訟行為并不完全等同,除了當事人雙方惡意串通之外,一方當事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意圖使對方當事人敗訴,以達到非法占有對方財產等目的的,也可以構成虛假訴訟罪。

第三,民事執行程序屬于虛假訴訟罪中的“民事訴訟”。以捏造的事實申請人民法院進行民事執行,同樣可能妨害司法秩序和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需要采取刑事手段予以規制。實踐中存在的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基于捏造的事實作出的仲裁裁決、公證債權文書,或者在民事執行過程中以捏造的事實對執行標的提出異議、申請參與執行財產分配,均可以構成虛假訴訟罪。

第四,為了突出打擊重點,方便司法實踐中正確適用和準確把握虛假訴訟罪,《解釋》對實踐中常見多發的夫妻債務認定、以物抵債、公司債務、知識產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企業破產、民事執行等類型案件中捏造民事法律關系的行為作了列舉式規定,并在兜底條款中對捏造民事法律關系的行為應當如何界定作了進一步明確。這種規定方式屬于不完全列舉。從理論上講,虛假訴訟犯罪行為可能存在于幾乎所有類型的民商事案件中。實踐中,需要根據刑法和《解釋》的規定予以正確理解,準確適用。

《解釋》對虛假訴訟罪的定罪量刑標準是如何規定的?

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負責人介紹,根據刑法規定,妨害司法秩序和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均屬于虛假訴訟罪的成立條件,具備其一即可構成犯罪。但是,實踐中,妨害司法秩序和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難以截然分開,需要統籌考慮、綜合把握。

《解釋》在總結司法工作經驗的基礎上,明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致使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或者開庭審理、干擾正常司法活動,或者作出裁判文書、制作財產分配方案、立案執行仲裁裁決和公證債權文書的,應當以虛假訴訟罪定罪處罰。

另外,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確定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和決定執行的刑罰,既要考慮行為的客觀危害性,又要考察其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

《解釋》明確,雖然不具備上述情形,但行為人具有虛假訴訟違法犯罪前科,或者多次實施虛假訴訟行為的,也應認定為虛假訴訟罪。

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負責人表示,明確上述定罪標準,有利于合理確定刑法的規制范圍,并與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保持協調銜接。

此負責人介紹,根據刑法規定,虛假訴訟罪適用第二檔法定刑的條件為“情節嚴重”。從邏輯關系上講,此處的“情節嚴重”,應當同時包括妨害司法秩序情節嚴重和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情節嚴重兩種情形。

《解釋》充分考慮上述兩種情況,明確規定了適用第二檔法定刑的六種具體情形??紤]到實踐中的情況千差萬別,難以作出窮盡規定,《解釋》還對定罪量刑標準設置了兜底性條款。

如何確定虛假訴訟刑事案件的地域管轄?

最高人民法院刑四庭負責人介紹,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轄,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審判更為適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轄。其中,犯罪地包括犯罪行為發生地和犯罪結果發生地。

實踐中,在多個人民法院對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都有管轄權的情況下,有可能出現爭奪或者推諉管轄權的現象,還有可能出現虛假民事訴訟案件與刑事案件的審判法院不一致的情況,這種情況下,由于相關案件材料集中在虛假民事訴訟的審判法院,刑事案件的偵辦機關需要異地調查取證和固定案件證據,辦案成本和處理難度將大大增加。

更為重要的是,少數民事訴訟案件中的被告方為了避免敗訴的結果,有可能向異地司法機關報案,稱原告方存在虛假訴訟犯罪嫌疑,要求異地司法機關立案偵查,從而達到阻礙民事訴訟正常進行、避免己方敗訴的不正當目的。這種情況在實踐中時有發生,應當引起重視。

《解釋》對虛假訴訟刑事案件的地域管轄作了進一步明確,虛假訴訟刑事案件由虛假民事訴訟案件的受理法院所在地或者執行法院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管轄。由同地司法機關統一處理虛假民事訴訟案件和刑事案件,有利于案件的公正及時處理,并可以防止部分民事訴訟當事人惡意利用刑事訴訟手段干擾民事訴訟程序的正常進行。

另外,在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與他人串通,共同實施虛假訴訟犯罪行為的情況下,可以實行異地管轄,由虛假民事訴訟案件的受理法院或者執行法院以外的其他人民法院管轄。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广西快3走势图表 福彩3d字谜乐彩论坛 浙江6+1开奖官网 辽宁gtv网络棋牌频道 重庆时时人工全天计划 腾讯分分彩一码不定位 沈阳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福彩3d怎么算中奖 电子app线上娱乐 吉林快三今日开奖号码 怎样赚钱最快现实点的 四川麻将技巧必胜绝 北京赛车登录平台 银河国际棋牌游戏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 秒速赛车二期计划 微信捕鱼赚钱方法大全